闲花

先肝为敬

1、2、最近的状态……(没毛病)
用了这两个颜色发现意外的好看,自己玩的Ne妹子,比安迪大了一大圈儿hhh
3、4、初进黑风寨,推荐大家看看那里面的小册子,内容真的是十分豹笑的了,二傻你不去做宣传员太可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

父亲节!
灵感来自于战争罪行里的吃货父子hhh
但现在的剧情让我觉得怎么发都是刀啊……

群里搞事大集结!!
来吧!!

肝了两天......
后面放个没啥用的过程

在有安度因跟随的任务中有个细节,就是他在任务怪死后会停下来让他的灵魂安息,大概这就是他了吧~

第一张狼神和他的崽,可以说画的我是很开心了
第二三张情头(嗯)

一直想在下一个整数粉的时候点梗
有小伙伴想来点梗的嘛hhh
暴雪全家桶和ut都可以~

破产

能量核心整合司:

东部王国!东部王国!联盟暴风城破产啦!王八蛋国王瓦里安吃喝嫖赌欠下3.5亿金,带着他的小儿子跑路啦!我们没有办法,拿着铠甲抵军饷。原价都是6000金,5000金,4000金的铠甲,通通1000金,通通1000金!王八蛋瓦里安!你不是人!我们辛辛苦苦给你打了15年的仗,你不发军饷!你还我血汗钱!你还我血汗钱!







“你在跟我开玩笑。”联盟的至高王,暴风城的国王,瓦里安·乌瑞恩,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回避那个他根本不想面对的问题。
“父亲,你知道我从不在政事上开玩笑。”安度因用一种忧郁的神情摇了摇头,继续强调着那个让勇敢的国王也避之不及的事实:“我们破产了,王室和国库都是。在这么下去,两个月后我们就要发不出军饷了。”
对于艾泽拉斯来说,真正和平的日子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,而战争除了会死人,还要花钱,
很多很多的钱。
瓦里安,他大概做了有20多年的国王了,他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——最严重的一次直接导致了他的爱人,安度因的母亲,暴风城的皇后的死亡。所以他当然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,但他并不打算主动提出任何解决方案。
“我想我们必须向联盟的其他成员借钱了,比如埃索达,达纳苏斯,达拉然和铁炉堡,我想维纶大师和吉安娜不会拒绝我们的请求,至于三锤议会和玛法里奥……。”
是了,借钱,这是国王不愿意去面对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。这有损尊严,毫无荣耀,而且必须和其他国家的领袖互相扯皮,一次又一次进行毫无意义的商榷,旧联盟曾就兽人收留所的费用问题起过不小的争执,这最终成为了吉尔尼斯脱离联盟的原因之一。
每当这种时候,瓦里安都会无限的怀念伯瓦尔公爵。
“我想如果我们可以将事情的严重性与他们说明,或许他们也会一定程度上给予我们一些援助,但我想我们可能会付出……。”
是的,天上不会掉馅饼,人家借你钱,你就要相应减税,提供政策优惠与便利,并允诺在军事上进一步予以援助,然后你的国家就会失去一大笔来自他国商人的税收,进而走向恶性循环。
“我想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前往埃索达了。”安度因结束了他的阐述,瓦里安反复安慰自己,至少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,他的儿子已经成长为一位合格的国王了。
“当然,当然,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前往埃索达。”瓦里安冲他的儿子露出了一个苍白,但的确真诚的微笑。他想他并不需要嘱托安读音哪些条件是他们绝对不能答应的,哪些是可以做出适当让步的,他相信他会做的比自己更好。
“那么父亲,你又会让谁去铁炉堡,达纳苏斯和达拉然呢?”安度因已经知道了部分答案,但他仍有些许疑惑。
“我会让布罗尔·熊皮去达纳苏斯和泰兰德谈谈……。”
这丝毫没有让安度因感到意外,父王对他在古拉巴什竞技场遇到的两位队友抱有十足十的信任。
“而我将亲自前往达拉然,去找吉安娜。”
自从潘达利亚的战争结束后,瓦里安和吉安娜的政治立场都就发生了十分微妙的变化,这让这对老友在面对彼此时少不得会出现一些意料之中的尴尬。安度因有些担心自己父亲这次的达拉然之行,他总有一些不大好的预感。
“至于铁炉堡……。”国王沉思了一阵,这也是安度因最困惑不解的地方,如果说瓦里安和吉安娜之间还可以保持友谊,那么他和黑铁女王之间就只剩下纯粹的尴尬了。
“瓦莉拉·萨古纳尔会是个不错的人选。”
安度因觉得瓦里安已经放弃了铁炉堡,事实上,就连瓦里安自己也这么想。

很早的时候画
特别喜欢毛妹,因为好几次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都被毛妹保下来了
菜鸡天使每次都感叹为什么不死早点hhh
以及后期练枪终于成为了战斗天使
最后就是我真的变成了一个超凶的战斗奶妈hhh

自个儿做了屏保
在痴汉的道路上渐行渐远

这张构思大概是
前面是过去式,后面是现在式
前面是小羊和猹儿在织羊爸的毛衣
(虽然看不出来就是了)
后面就是变成小花看到福掉下来
以及猹儿的棺材_(:3Z)_
没错那堆花纹是她的棺材,但看起来没那么舒服(/ω\)




没啥关联的:祝大家端午节安康~